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88512696 | Email:jmwchina@126.com
首页 镇街 专题 文化 旅游 美食 市场 摄影 微电影
重点推荐: 书记专题 区长专题 速览即墨 《新即墨》报 网上读报 即墨古城
悦读 当前位置 : 首页> 新即墨> 悦读
今日资讯
即墨362家露天烧烤已全部退路入室 [08-22]
父母孩子齐上课 互动沟通零距离 [08-22]
文化大院里好戏连台 唱响乡村新风尚 [08-22]
环卫工人用汗水擦亮城市容颜 [08-22]
环秀街道百姓宣讲 讲好身边事儿 [08-22]
“全程电子化+N” 群众办照零跑腿 [08-22]
潮海街道后铺下村:“三美”诠释美丽乡.. [08-22]
即墨打掉一寻衅滋事团伙 举报涉黑线索.. [08-22]
加冠加笄 即墨20名学子行成人礼 [08-21]
即墨专项资金奖励特色小镇建设 [08-21]
即墨首个外资研发中心落户 [08-21]
北京亚运村青岛汽车交易市场试运营 [08-21]
省运会射击赛昨日在即鸣枪开赛 [08-21]
田横镇:电商铺就产业升级“快速路” [08-21]
深化“一次办好” 即墨出台《实施方案.. [08-21]
关爱学生 法制安全教育“不放假” [08-21]
【以案说法】带病投保 保险人有权拒赔 [08-21]
住宅办完成2018年度公租房申请家庭.. [08-21]
即墨:把国际合作“朋友圈”越做越大 [08-20]
即墨新添汽车交易市场 打造全产业链服.. [08-20]
即墨发布 中国即墨网
丰子恺: 做人难在率真与闲情 教育贵在审美与童心
2017-11-28 00:00:00  作者:江徐

做人的率真

民国艺术大师丰子恺爱孩子这件事,和他的漫画、散文一样名播远扬。在养育子女过程中,不断观察、自省、反思,将浓浓爱意付之于漫画与平实文字。与其说大师爱孩子,毋宁说爱孩子身上那些可贵品质:率真、纯洁、自然、热情、烂漫、可爱、表里如一、精力充沛。试问,当我们长大,在生存压力的胁迫下,在社会文明的浸染下,一路走来,以上这些,还能保留多少?

有一次,弄堂里来了一个挑担商贩,卖的是小鸡。孩子们被吆喝声吸引,成群向门口飞奔过去。丰子恺本身并不喜欢养鸡,怕麻烦,但因为孩子喜欢,他便考虑买几只。

孩子们不停对小鸡说着“好来!好来!”商贩仗着这份热情与执着,有了坐地要价的意思,坚决不愿便宜一些。丰子恺认为不值那个价,最终也就没买。他一边拉着没有得到小鸡而哭泣的孩子回去,一边教导他们,下次再买时,千万不要说“好来!好来!”,如果那样,商贩肯定不让价,而应当……后面那句话———“看见好的嘴上不可说好,想要的嘴上不可说要”,他实在说不出口。

相信每一对父母,或者说每一个人,都曾遇到类似乖觉的处事方式。“头脑简单”向来是一句批评语,“聪明伶俐”才算值得推崇的品质。尔虞我诈、口是心非、欲擒故纵、圆滑世故,是大人们的拿手好戏。在这世道,好人固然可贵,真人更加稀有。

《菜根谭》中有言:涉世浅,点染亦浅;历世深,机械亦深。故君子与其练达,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练达与曲谨,含有虚假成分;朴鲁与疏狂,因为不在意而自然。

意识到这种差别,丰子恺借助文字告诉孩子:我的孩子们,我憧憬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

教育的童心

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丰子恺不但喜爱自家的孩子,也喜爱天下所有孩子,因此常常为儿童教育悬心。

1932年,丰子恺返回老家桐乡石门湾,新建缘缘堂,修葺老房子。他在院子里安置滑梯、沙坑、跷跷板、秋千架、跳高架子这些供儿童玩耍、运动的设施。在那样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自然算稀罕。亲朋好友的孩子都到他家来玩耍,把这里当做公园。这些给孩童带来无数欢乐时光,成为他们生命最温暖、最烂漫的底色。

为了给家庭增添欢乐气氛,身为佛教徒的丰子恺照样会在圣诞节给孩子们准备礼物。等他们睡着,将礼物放到每个人枕边,第二天早上就说,是圣诞老人派送的。

明朝思想家李贽,专门写过一篇关于童心可贵的文章。他在文章里说:

童心者,真心也。若以童心为不可,是以真心为不可也。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

孩子之心,便是童心。

当一个人,能够在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之后,不管流年磨砺历经沧桑,依然做到童心未泯,那么,他内心映照出的世界始终柔美。就像陆游那句古诗:“花前自笑童心在,更伴群儿竹马嬉。”但,也是困难的。

父爱的“看见”

孩子是丰子恺漫画作品中很重要的描绘对象。在《子恺漫画全集》中,专以孩子为素材开辟了一辑,叫《儿童相》。他热爱孩子,心被艺术和儿童占据,所以愿意花费时间,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打闹哭笑。

他画女儿阿宝脱下自己的鞋子,给凳子的四只脚穿上;画儿子瞻瞻骑在葵扇做成的脚踏上;画儿童之间的郎骑竹马妾戴花;画两个小女孩手牵手,各自头上顶着荷叶当凉帽。他还画两孩童趴在窗台,安静观看台下鸟巢里的雏儿嗷嗷待哺;画孩子将竹竿穿过反扣的凳肚当作“抬轿”;画孩童一个人专注地搭积木;画孩子们跷跷板、放风筝、过家家、扑蝴蝶……

现实中,很多父母,因为工作太忙,生活太赶,眼睛无暇顾及孩子的喜怒哀乐,更别说看见孩子内心的真正需求。真正的看见,是用心,而非肉眼。

孩子的创造力、生命力、表现欲,都在丰子恺的观察之中。他看到三岁阿韦的音乐表现最深刻;五岁瞻瞻的诗只要旋律相伴,就流露活跃的生命;软软和阿宝在散文与数学的表现上肤浅一些……

正是在这种看见式的、尊重个性的引导下,七个子女都非常出色,在诗词、音乐、教育等文艺领域皆有成就。

孩子的“简单”

“天地间最健全的心眼,只是孩子们的所有物,时间事物的真相,只有孩子们能最明确、最完全地见到。”

丰子恺表示自己想跟孩子做朋友。大人经过世俗浸染,心灵蒙尘,而儿童的心是纯净的,眼是澄明的。孩子往往“头脑简单”,不会在因果关系网的笼罩下思前顾后,或者讲究逻辑思维,最终将原本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抗战期间,丰子恺带领大大小小一大家子四处逃难,历经艰苦。有一次,丰子恺想逗一逗四岁的儿子瞻瞻,问他喜欢什么。当孩子回答“喜欢逃难,因为逃难是和爸爸妈妈姐姐妹妹们坐汽车、看轮船”时,感到既惊又喜。当我读到这一段,同样有新奇和感动。

大人虽经历丰富、甚至知识渊博,同时也被文化蒙蔽心眼。万事万物的本质,用心灵才能看见,肉眼只能看到表象。“无知”的儿童却能直视本质,天然有着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灵气。

张爱玲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小孩子不像大人这么糊涂,父母大都不懂子女和青年的特点,时时健忘,才使我们流过了儿童时代,把儿童时代的心理忘得干干净净。”

事实何尝不是如此呢?大人常常会自以为是,看不到、更不会承认孩子优于自己的地方。有人说,当你陷于迷糊,无从选择,可以问问孩子的意见。

生活的趣味

“趣味,在我是生活上一种重要的养料,其重要近乎于面包。”趣味,有时候表现出来是玩乐,自得其乐,也是艺术和审美,从中获取愉悦。缘缘堂就像丰子恺在现世中打造出来的一方世外桃源,秀美,宁静。

关于缘缘堂的外形设计和家具配置,他始终以美观作为标准,在建造过程中,哪怕稍有偏差,也会要求拆除重造。

丰子恺喜欢杨柳与燕子,曾将寓所命名为“小杨柳屋”,画许多以杨柳、燕子为元素的作品。除此之外,他还摘取杨柳枝条,在纸上裱成风情各异的眉黛,然后根据想象,画出五官。丰子恺特别喜欢词人蒋捷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鉴于这份喜爱,他特地在缘缘堂前院花坛里栽种这两种植物。

有一次,樱桃树枯萎而死,丰子恺从外面买了樱桃回来,挂到树上。等孩子们放学归来,又将这些樱桃“采摘”下来,请他们品尝。

穆罕穆德有一句名言:谁有两个面包,卖掉一个吧,用来买水仙花,因为面包是身体的粮食,水仙是精神的粮食。无疑,丰子恺就属于用面包换水仙的人。在讲求实用主义的当下,有多少人愿意放弃一部分物质,去追求内心的审美?

审美的闲情

“闲居,在生活上都说是不幸的,但是在情趣上我觉得是最快适的了。”有趣的人,有时候会显得无聊。

这里的“无聊”,当然是从文明和竞争角度而言,如果从生命本质上看的话,那便是纯粹的美好与自由。

丰子恺说,如果可以,他宁愿闲居而受禁锢。禁锢的是肉体,追求自由的是心灵。唯有内心自由,才会拥有闲情。只有拥有闲情,也才能在寻常的日子里发现、创造各种美。

丰子恺喜欢把房间看做一幅画,如此一来,布置房间,也就相当于绘画当中的置陈。大到整体布局,小到每一个器具的摆放,都可以精心谋划着,悠闲想象着,然后付之于行动。除了房间布置,丰子恺还在小物件上做文章。他会把自鸣钟从墙上取下来,先用油画颜料将钟面涂成天蓝色,然后在上面画上数根杨柳枝,接下来,用黑色的硬纸板剪出两只燕子,粘合于针尖上。这还没完,从审美角度出发,他观察到,三点二十分、八点三十分这两个时间段,画面的构图因为平衡而显得最为妥帖……

放在今天来看,这些举动是不是闲得慌?是不是挺无聊,也有趣?

艺术,是丰子恺看待万物的角度;审美,是丰子恺生活的方式。不管艺术还是审美,都需要一份闲情。

所谓闲情,应是心外无物。我们总是在说,偷得浮生半日闲。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做到呢?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领略春之百花秋之月、夏之凉风冬之雪的美?

说到底,真、善、美,是丰子恺处世做人的道德准则,也是他教育子女的情感依托。因为如此,才能做到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不宠无惊过一生。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