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88512696 | Email:jmwchina@126.com
首页 镇街 专题 文化 旅游 美食 市场 摄影 微电影 理论学习
重点推荐: 速览即墨 《新即墨》报 网上读报 即墨古城
视界 当前位置 : 首页> 新即墨> 视界
今日资讯
即墨“群众不满意问题”问卷调查启动 [11-19]
亩产万斤 即墨金口露天芹菜丰收 [11-19]
即墨这个村看病基本不花钱 [11-19]
即墨灵山镇:搞采摘上光 伏拓宽扶贫路 [11-19]
即墨田横镇:精心培育乡村振兴“摇钱薯.. [11-19]
即墨区政协举行解放思想大讨论第三阶段.. [11-19]
即墨环秀街道:村庄墙面“会说话” [11-19]
媒体聚焦即墨区检察院亮点工作 [11-19]
即墨曼谷阳光社区工作者 拾金不昧获点.. [11-19]
即墨环秀:“互联网+人社服务”办理时.. [11-19]
即墨区政协举行解放思想大讨论第三阶段.. [11-19]
【即墨解放思想大讨论】以新视野新境界.. [11-15]
即墨区领导调研美丽乡村建设等工作 [11-15]
情牵紫云 共谋发展——即墨对口支援紫.. [11-15]
即墨退休教师自费编印资料宣传健康养生 [11-15]
即墨101套公租房本周六实物配租 [11-15]
即墨30辆清洁能源空调公交上路 [11-15]
即墨田横镇:民生工程交出暖心答卷 [11-15]
即墨北安街道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将持续到.. [11-15]
即墨区荣获“最具影响力会展城市”奖 [11-14]
即墨发布 中国即墨网
浙商基业何以长青
2017-12-06 00:00:00  作者:□柴华陈瑜艳

编者按:在民营企业密集的浙江,随着越来越多的草根一代浙商跨过知天命之年甚至年逾花甲,谁来接棒、如何传承,成为他们甚至整个家族都不得不面对的头等大事。而伴随着新一轮全球化、互联网化、新经济等一波赶着一波的浪潮成长起来的80后一代年轻接班人,同他们的父辈有着截然不同的成长环境、视野、处事方式,甚至是人生观、价值观。

从白手起家的草根一代发展到新生代浙商,巨额财富的交接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对今天的浙商而言,如何不掉棒关乎生死存亡。

“子承父业”,对于家族企业,天经地义,但接班问题永远是复杂而富有挑战的,尤其是从第一代向第二代的传承,没有家族历史的积淀,难度系数就更高。浙江省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打了个比方,就像两个人在跳交谊舞,领舞的男士很重要。但接班是个明显的老带新组合,这舞跳出来的亮点往往在“年轻女士”身上。

“他敢干的事情我却不能干”: 创业者与“创二代”的本质区别

作为野风集团百亿家族资产的继承人,1985年出生的俞蘠自小就有着接班人的自觉意识,他一路读书,留学,学管理,2007年毕业回国后俞蘠没有直接进入野风,而是创办了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缔顺科技,并用三年时间就成为了全国排名前五的游戏企业,人生前25年的成长路径堪称80后浙二代的典型。

不过,记者见到的俞蘠没有少年得志的轻狂,待人温文尔雅,言行稳重大方,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少年老成”。

自2010年应父亲召唤接手成为野风集团董事长、总裁,到今天的7年时间里,俞蘠经历了集团主营业务房地产市场的大起大落,主要业务板块的重组调整,过早地担负起了接班的重任,或许是他少年老成的原因之一。

尽管他仍然同步坚持着自己的创业路,先后创办了两家互联网金融和影视投资公司,但他毫不讳言,这和继承家族企业的压力不可同日而语,“自己创业的这些人,他所有的想法和未来的预期都是赌在自己的身上,这个时候他能承受就能承受,大不了从头来过。但是对于家族企业而言,你曾经拥有、现在拥有,未来因为你的决定可能造成一系列不能承受的后果,这压力是你不能承担的。”

翻开野风集团的官方网页,集团的主业是房地产、医药化工、现代农业等。俞蘠说,公司未来到底该向哪些方向战略转型,至今仍是他在思考和探索的问题,几个创业公司恰恰是这种探索的一部分。不过如今,他的目标早已经不是7年前的“各个板块上台阶,或者其中一两个板块成为行业龙头”,“如果定位成功,我希望在自己管理家族企业的过程中,企业不要出现问题,可以长久地经营下去,直到我交给下一个人,我觉得这算成功。”

三年让巨亏企业扭亏为盈: 代际矛盾靠实力化解

80后的刘劲松并不是接班压力巨大的浙二代。他的父亲刘亚庆、叔叔和朋友共同创办的真爱集团从21世纪初就开始全面引入职业经理人管理集团,从这个角度看,股权接班是刘劲松的保底选择。于是从留学英国学金融,到回国后在上海做私募,他前20多年的人生路都在沿着资本管理者的路径前进。2014年7月1日正式到集团子公司“亚星纤维”上班,担任总经理助理,成为他人生的重要转折。

彼时,亚星的亏损额几乎可以吃掉整个集团半年的利润,高层频频辞职,正是最困难的时期。对数字异常敏感的刘劲松在一番调研后,首先做出的决策竟然是缩减客户和供应商,在老一辈商人看来,绝对算得上“惊世骇俗”。

刘劲松说:“读书时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二八法则’,即让80%的销售集中在20%的客户群体手中。我们2014年的时候差不多700家客户,小而散,不够集中,发挥不了规模优势。我减的就是这些小客户,我们有一套固定的客户价值贡献分析数据,先减不增值的客户。这相当于通过销售拉动整体负荷,降低成本。”

除了“做减法”,刘劲松大刀阔斧的改革要求还包括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对巨亏的亚星纤维加大投入,这在最初并没有得到父亲的认可。不过,循着刘劲松的思路,亚星纤维的业绩从2014年的巨额亏损,到2015年的小幅亏损,再到2016年的大幅盈利。三年成功扭亏的实力成为让刘劲松执掌亚星纤维的最好理由。

刘劲松说:“他们认为你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要分散一点。最后找到一个平衡点,既不能过分集中,也不能过分散。”

宗馥莉的接班路: 从“公主”到“女王”

从2010年接手成为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的总裁,“娃哈哈公主”宗馥莉的事业稳步向前,不乏亮点。

尽管在企业经营理念、管理方式、战略考量等方面,宗馥莉与其父亲宗庆后都有着不小的差别,但有一点毫无疑问,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使得宗馥莉的视野和抱负超越很多普通的浙二代接班人,也更骄傲。

宗馥莉表示:“我想要做事情的心可能跟很多其他接班人不一样。因为我觉得不仅只是去接班,可能我想改变的是中国在国际食品界的地位。作为一个本土企业,这是我应该要做的事情。可能对很多人而言,接班只是要把企业接下去,能够正当地去传出税收、就业机会、承担社会责任;但是,对我而言,这是最基本的。其实,我有更大的抱负,希望能够改写整个中国的食品行业史。”

而对三度蝉联《福布斯》内地首富、今年已经72岁的宗庆后而言,培养接班人当然是头等大事。但这位艰苦奋斗、事必躬亲的老一辈大家长面对“会把爸爸推荐的老员工们赶回去”的80后海归女儿时,显然还不能如掌控自己一手创立的娃哈哈那样顺手。在接手宏胜饮料集团之后,宗馥莉就没有再进一步承担娃哈哈更多了。

2016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宗馥莉曾明确表示不想做个继承者,她说,“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但显然这种雄心壮志充满不确定性,对于宗庆后而言,要有两手准备,“实际上,中国必须培养一批真正的职业经理人。现在中国职业经理人管理水平、业务水平、职业道德,还没有到一定的程度,这是需要培养的,要不然中国企业都变成家族企业也不行,所以中国急需培养一批真正的职业经理人。比如,我1/3产业给了我女儿,我女儿最后不接手,所以需要管理层接班。现在也在逐步改变,培养管理层。”

几年前,宗庆后和宗馥莉共同参加一档节目。主持人问宗庆后,“娃哈哈加上宗馥莉等于什么?”宗庆后答:“等于更强大的娃哈哈。”主持人转而问宗馥莉:“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答曰:“等于零。”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岂是站着那么简单?

浙江大学与全国工商联合作的《2016中国家族企业健康指数报告》在对1186家家族企业进行分析后发现,50%的“企一代”传承规划不完善,25%的“企二代”不愿接班。浙江省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认为,接班传承从来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对很多浙商民营企业主而言,二代接班往往成为企业转型升级的契机,所谓“父亲打地基,儿子造房子”,要做百年老店,孙子装修都来得及。

鲁伟鼎,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之子,牵头缔造万向系金融版图,在鲁老过世后,2017年11月3日正式成为万向集团实际控制人……

茅忠群,其父茅理翔早年创办无线电厂,曾被外商誉为“世界点火枪大王”,1995年父子俩共同创办方太厨具……

徐永安,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长子,2001年强势的徐文荣带走了一同创业的六位元老,助徐永安成功掌舵150亿横店帝国……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