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88512696 | Email:jmwchina@126.com
首页 镇街 专题 文化 旅游 美食 市场 摄影 微电影 理论学习
重点推荐: 速览即墨 《新即墨》报 网上读报 即墨古城
文化资讯 当前位置 : 首页> 文化> 文化资讯
今日资讯
青岛肽谷项目落户我区 [11-13]
即墨司法局获“全国人民调解宣传工作先.. [11-13]
北安街道:人技结合全天候巡查 [11-13]
龙泉街道:多举措管控火源 [11-13]
通济新经济区:与村庄签订防火责任书 [11-13]
迷糊娃独自离家,志愿者帮其找妈 [11-13]
即墨庄头小学全体师生参加全球《论语》.. [11-13]
即墨司法局获“全国人民调解宣传工作先.. [11-13]
即墨区人社局:变身“贴心人” 精准服.. [11-13]
【攻山头创典型】综合执法局:联手打好.. [11-13]
即墨区供销社:一枚咸鸭蛋,一条富农生.. [11-13]
46载坚守“光明”初心 ——记即墨人.. [11-13]
【攻山头 创典型】田横岛省级旅游度假.. [11-12]
即墨蓝村镇:出资安装路灯 点亮通往营.. [11-11]
通济街道:联合执法让市民“放心吃好” [11-11]
即墨段泊岚镇: “一码通行”推进便民.. [11-11]
“119”消防宣传月启动仪式在即举行 [11-11]
即墨区委宣传部获评全国基层理论宣讲先.. [11-11]
即墨:依法信访 违法必究 [11-11]
即墨三公益组织第三次团体献血 [11-11]
即墨发布 中国即墨网
【文史即墨】一个华工的回忆
2019-01-04 09:31:00  来源:新即墨 作者:孙鹏

2018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一百周年。为纪念在一战期间“华工”对协约国取得战争胜利作出的巨大贡献,9月20日一战华工纪念铜像落成仪式在法国巴黎市中心的里昂火车站广场举行。铜像高2.63米,重600多公斤,青铜铸造。铜像下方的铭牌上书有“献给一战华工”的铭文。铭文称,一战期间,14万中国劳工应英法等国招募,承担战地后勤工作,其中2万余人或战死或死于疾病。1918年11月11日停战协定签署后,大部分华工返回祖国,但仍有约3000名华工选择留在法国,定居在里昂火车站附近的沙龙街,形成了最初的巴黎华人街。


▲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里昂火车站广场的一战华工纪念铜像。


因为中国劳工中大多数人来自山东省,所以这座铜像个子高大,五官饱满,既展示了中国劳工的形象,又具有山东大汉的特征。

为什么“华工”中大多数为山东人呢?一是法国和英国于1917年先后在青岛成立了招工公司,以此为中心在山东全省招工,因而所招募华工主要来自登州、莱州两府,其次是山东中西部地区。二是山东人身材高大,身壮体重,较适合强体力劳动,具有特别能吃苦耐劳的性格。据当时的《东方杂志》撰文称:“彼等(山东劳工)于旅行途中,能忍风霜雨雪之苦,敝衣褴褛,毫不介意。背负大粗布之囊,内储自制馒头,约数十日之量。遇食时,则憩息于路旁有井水之地,汲井水而食馒头。其唯一佳肴,则以铜钱一枚购生葱伴馒头而食之。入夜不肯投宿客栈,常卧于人家之屋檐下。一旦从事工作,不辞劳苦,不避艰难,虽酷暑严寒,彼等亦无感觉,惟孜孜然努力于劳动而已。”1918年协约国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熙评价华工为:“第一等工人,亦可谓卓越之士兵。”

在为夺取一战胜利作出重大贡献的14万华工中,也有不少即墨人。据即墨城华工回忆,和他同行的华工队伍中,至少有1000余名即墨人。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在即墨地史资料中很少有这方面的详细记载。笔者于1986年秋,曾对柳沟村(今属灵山镇)的一位94岁的老华工解绳业进行过访问,他讲述了一些自己当华工的经历,从中可窥当年华工生活之一斑。下面便是解绳业的口述记录:

我叫解绳业,今年94岁,世居即墨县牛齐埠乡柳沟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我被雇佣在法国当了将近三年的劳工。和我一起去的同乡有我的弟弟解绪业、灵山村的吴训业、山东头村的邵希太、牛齐埠村的高泽夏、稻池村的江志义、石泉头村的曹得法等人。

我23岁那年(1916年),在金口聚庆号当伙计,聚庆的掌柜是东皋埠村的王老七(真名记不清了),那年冬天掌柜对我说:“绳业,你在这里干活挣这点钱养活不了一家八口人,你又不识字,学买卖也不行,不如出去转转,想办法多挣几个钱,将来也好成家立业。听说外国人在沧口设了个招工局,招人到法国去,你不好去试试?”我听了掌柜的这番话,心想:我一年到头拼死拼活地干,一家人尚不得温饱,就豁出去碰碰运气吧!就这样,我和弟弟解绪业一起到沧口华工局报了名,经检查,我哥俩都合格,于是签订了合同,编了号码,我的号码是107548,我弟弟的号码是107547。同时编了队,每15个人为一班,班以上是排、连、营,每营五百人。当官的服装上都有标志,中国人当营长的肩上有四道线,英国人当营长的是四朵梅花;当连长的中国人肩上三道线,英国人是三朵梅花;当排长的中国人二道线,英国人二朵梅花;班长中国人一道线,英国人一朵梅花了。编好队后,华工局发给每个华工一件大衣、一件棉袄、一件雨衣、一双鞋、一床棉被,都是灰色的。同时,把带有号码的铜片用机器固定在每个人的手腕上,像镯子一样紧箍着,自己是取不下来的,这是为了便于工头对大家的管理。

1917年正月初八,我们在青岛二号码头上船,同船华工约有三四千人。为了防止德国飞机的轰炸和潜艇的袭击,轮船只得绕道航行。第一站先是到日本,轮船在这里加了煤,然后就去加拿大,下船后,休息了半个月,换乘火车,在火车上待了十天十夜,又换乘了一条大船,另有三只军舰护卫着我们的运输船。在船上的时候英国人讲:“大家都要注意,谁发现了德国的潜水艇要马上报告,谁报告就赏30元大洋!”然而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潜艇,顺利到达了英国。在英国又换乘了装备有大炮的船,一直开到法国的勒阿弗尔码头,算是到达了目的地。

到达目的地后,英国人就对我们说:“你们要想回家,就得要战争双方和解,你们希望和解,我们也希望和解,不和解,你们回不去,我们也回不去,都要死在这里,所以大家都要好好干!”接着,就以抓阄的方式分工,有的分到前线挖战壕,担负直接和间接的作战任务;有的分到后方从事农业劳动;还有的分到码头上干活。我弟弟被分在农场劳动,我被分到码头上搞装卸。分好工后,我和弟弟就分手了,一直到回来才又见面。

我被分到勒阿弗尔码头后,主要工作是装卸货物,装卸的货物有大米、面粉、罐头等食品,也有其他军需物资。每天干十个钟头的活,干活时周围有持枪的英国人看管,谁不守规矩就处罚谁。华工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吃的是大米、白面,天天有蔬菜、牛肉或羊肉,有时还发点茶叶。吃饭时每人一份,饭量大的吃不饱,就到码头上拿罐头吃,不过要悄悄地拿,如果让人看见了要受惩罚的。华工的工资待遇是每人每月30法郎,按月发,如果不用,可存在自己的工资本上,随时提取。另外,沧口招工局每月给每个华工家里发10元养家费,其余的要等回国后一次结算。华工有了病,吃药、住院的费用都由华工总部负责,工钱照发,这是合同上规定的。我们住的是集体营房,这里经常防空,一有空袭警报,所有人都要离开营房,疏散到周围地区,选个地方隐蔽起来。来了敌人的飞机,地面的军队就用高射炮打,但没见打下来。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我们又被调到阿拉斯打扫战场,拣炮弹皮、罐头桶一类的东西,边拣边运到集中点,干这种活也不定任务,比较轻松。因为战争已经结束了,也不必担惊受怕,但是我们离家已经两年多了,思乡心切,大家都盼望着能早点回国。

1919年秋天,终于盼到了回国的一天,我们收拾了行装,在码头上船,只二十几天就回到了青岛。听说去的时候是绕道走的,所以时间长,回来时走的南路,从地中海经苏伊士运河,跨越印度洋、太平洋,直达青岛,所以时间短。

在青岛下船后,就到英国招工局摘下了带号码的铜镯,结算了工钱。将近三年的时间,我共结算了180多元,高兴地回到了久别的家乡。

我听说,这次去法国的华工共有十万多人,有的在战争中不幸牺牲,至今葬身异国,也有的因病死亡。和我同船的一位益都县人,姓杨,在回国途中得了重病,由于未能及时救治,死在船上。

我现在94岁了,有1个儿子、4个孙子、2个孙女和6个重孙子,全家20口人,除1个孙子在家务农外,其余的都在外面工作。家里盖了12间新房子,有吃有穿有钱花,日子越过越红火。回想当华工那阵,身居异国,性命不保,做梦也没想到能有今天。这都是共产党领导得好,咱们国家强盛了,咱百姓才有今天的好日子。




精彩评论: